版权所有@2017 北京演出行业协会 Beijing Trade Association for Performances                                                                                                                              技术支持: 中企动力

友情链接:

文化专刊

期刊详情

深度解析丨打造沉浸式演剧场景 让观众获得角色体验

曹翊钧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穿越回去,你会选择扮演什么角色?是叱咤风云、气吞山河的王者;还是白衣如雪、来去如风的侠客?随着狼人杀、剧本杀、密室逃脱等角色扮演类项目的兴起,沉浸式体验越发占据娱乐活动的主流。

 

人们不再满足于单纯的内容上的接收,更加希望主动地参与其中,收获更好的体验。在北京的四惠及劲松地区,数个超大的空间,百余平方米的实景搭建,戏精学院让你给自己随意“加戏”。

 

定义演剧,打破传统观演关系

 

对于传统的演出形式来讲,无论是现场还是隔着银幕,观众与表演者的关系始终是单向传递与接收。相对于现场,演员会根据观众的反应随机应变,而观众则会给予相应的回应,仅此而已。而演剧,恰恰是打破了这一局面。作为一种新型互动式戏剧体验,演剧让观众拥有角色、参演且推动剧情发展。

 

和传统表演形式一样,演剧也属于戏剧的一种艺术表演形式,同样是依托于语言、动作、舞蹈、音乐等形式达到叙事目的的表演艺术。但没有舞台,剧场内也没有观众席。而是通过实景搭建,把整个剧场还原成与剧情相符的片场。在剧情开展中,没有明确的观众、演员划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物以及故事。

 

戏精学院创始人朱子龙强调,在演剧中,结局并不重要。每一个剧本,仅仅是有一个大的情节走向,由演员把控。其余的一切,都可以根据临场发挥来改变。“结局是众口难调的,在剧中恶人未必先死,而善人也可能没有得到善终。我们不想去规定剧情,而更愿意让参与者自己决定。那种一念间的选择造就的巨大变化,正是沉浸式体验的魅力。”

 

可以力挽狂澜,也有可能一失足成千古恨,加之足够开放的结局。相比于已经规定好的喜剧或悲剧要更有感染力。不需要观众将自己的情绪代入剧本,你需要做的仅仅是按照你的判断去选择,在另一个时空间里,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注重细节,努力重现历史时空

 

参与体验的观众“戏精”程度参差不齐,对于剧本理解的能力,所属时代背景了解程度也各不相同。与“鬼屋密室”之类的现代主题不同,演剧的剧本所处时代皆为古代,距离体验者生活的时代较为久远。为了达到最佳的体验效果,戏精学院对于场景搭建以及演员的要求极为严苛。

 

场景方面,不同主题的场景均严格按照所处时代背景进行搭建。细致到桌子上的摆件、茶具的摆放等均与时代背景相贴合。以《恶人谷》剧本为例,虽然场景整体为山谷,细节呈现不多。但演员以及体验者所着服装、妆发,皆经过汉服协会等专业的团体进行定制。用朱子龙的话来讲,就是:“你可以不懂,但我必须面面俱到。你可能第一次体验不会注意到,我要做到的就是你来多少次都不会因为这些细节觉得‘出戏’。”

 

实景演员不但需要精湛的演技,还需要机智灵敏,强大的即兴能力,分分钟接住观众自由发挥,减少作为剧情人物的代入感。为了进一步提高演员们对角色的理解以及临场应变能力,戏精学院每年会对演员进行专业考核。通过主题角色分类进行专业考核以及团队抽签依次进行的即兴考核,并综合两项考核结果,最终决定演员们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适合哪些剧目以及主演哪些角色。而评审团为中央戏剧学院的老师以及业内知名演员、导演等。

 

融合创新,着力发展特色文旅

 

在每个传统节日,不同场景的剧本都会依照古制带体验者过一次“当年的”节日。对于传统文化的不了解,没有生活场景是很大的原因。在现今的生活中,我们没有条件再去遵从古制,自然也就失去了了解它的热情。

 

“我提供的是一个框架,是一个能让传统文化、地方文化都能融入的框架。”朱子龙对于文旅行业有着这样的打算,“不同地区有着自己独特的地域文化,根据这些地域文化打造地区特供的剧本、场景,做有地域特色的文旅。”

 

不同于以往的《不眠之夜》《知音号》《又见平遥》等沉浸式演出,戏精学院策划打造,由象山影视城发起的《长安十二诀》就是其在文旅行业的新尝试。在《长安十二时辰》拍摄地原址象山影视城唐城,观众亲自化身为唐朝年间的不同角色,自己扮演不良人拯救长安。而像这样的尝试,朱子龙也在各地不断地策划。从还原影视IP到独立创作剧本,他坦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有着诸多的不如意与身不由己,渴望在另一个时空间里,开启一段新的人生。在短短的时间戏剧里全方位释放,去做一次真正的自己。

 

来源:《北京文化创意》杂志2020年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