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2017 北京演出行业协会 Beijing Trade Association for Performances                                                                                                                              技术支持: 中企动力

友情链接:

文化专刊

期刊详情

深度解析丨 曲艺演出转线上直播,如何实现可持续盈利

张小卫 胡玉强

 

互联网曲艺方兴未艾,各类线上新媒体推广方式还在探索之中。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和线下演出市场的整体萎缩,在某种程度上倒逼传统曲艺演出行业加快了融入互联网的时代脚步。笔者在今年3月份针对296家曲艺演出经营实体做过一次行业调研,结果显示,有36.15%的受访对象选择借助各类新媒体平台进行线上推广,一些院团开始发挥说唱优势,试水或拓宽线上渠道,互联网曲艺方兴未艾,各类线上新媒体推广方式还在探索之中,2020年或将成为曲艺行业线上迭代升级元年。

 

1、曲艺线上推广的基本模式

 

(一)基于曲艺作品的内容版权进行合作

 

如酷我音乐与北京嘻哈包袱铺、西安相声新势力的合作即以独家版权为核心,酷我音乐每季度向相声团体支付版权费和宣传费,相声团体每个季度新产生的演出音频都会在酷我音乐独家上线。此外,酷我音乐还与相声、评书等曲艺行业的20多个团体开展了密切的合作,旨在通过新的形式传播优质内容,为曲艺行业的发展开辟一个新的探索方向。 

 

(二)制作各类短视频 

 

依靠用户制作上传短视频内容是各类短视频平台吸引流量的主要方式。目前,大量曲艺经营实体和个体曲艺人注册平台账号,上传短视频内容主要为幽默短剧、曲艺演出音视频、珍贵曲艺影像资料、曲艺表演培训等,其中不乏一些短视频制作比较精良,如湖南笑工场青年相声俱乐部制作的《哈利油传》系列,演员邵峰制作的《快乐的小邵哥》系列,演员陈佩斯父子制作的《宅家父子》系列等。 

 

(三)线上直播


这是目前各类直播平台最为热衷的商业模式,也是主要的营利渠道。直播主体主要依靠粉丝打赏作为收入来源,直播收入与平台进行分成,收入多少与个人名气、粉丝数量、直播内容等密切相关。曲艺演出本身所具备的娱乐性、互动性、形式灵活性和内容丰富性,使得曲艺演员比较容易适应线上直播这一形式。在线下演出尚未完全恢复正常的状态下,线上直播已经成为众多曲艺人不得不尝试的新选择。

 

2、曲艺线上直播属性分类

 

(一)按照直播主体分类

 

1. 院团直播

 

这类直播主体为曲艺院团,依托院团的整合能力对直播内容进行设计包装策划,展示院团整体实力和风采。如上海评弹团官方抖音号自213日上线以来,凭借其独特气质,为喧嚣的抖音直播间带来一股清流,开启品评谈弹抖音荟系列直播活动,先后策划评弹中的真与假”“评弹与疫情防控”“评弹与中医”“评弹与上海等主题直播,中国最美声音吸引了更多年轻网民的关注;黑龙江省曲艺团与省歌舞剧院合作,在快手平台推出踏乐寻舞,漫步云端云剧场综艺晚会,截至719日已连续推出12期,每一场直播都进行了主题策划,场均观看人数在1300人左右,其中,52日的直播吸引了8762人观看,点赞数30000次,收到打赏”7123元。 

 

相比国有曲艺院团,民间曲艺院团对直播的热衷程度则更高,北京嘻哈包袱铺、大逗相声社、上海品欢相声会馆、成都哈哈曲艺社、大同云海曲艺社、河南非遗有范儿等众多小剧场最早即进行了网络直播试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如嘻哈包袱铺的直播与MCN机构合作,根据大数据分析,对每场直播进行专题内容打造,在328日的首场直播中,负责人高晓攀将相声与流行文化融合,先后展示了相声基本功、快板搭配神曲《惊雷》、以抖音神曲“857”为背景音说《报菜名》、吉他弹唱、跳抖音舞、贯口、绕口令、山东快书等形式得到了充分展示,依靠平台推流,当期观众最高122万人同时在线,直播间累计点击达1亿次。

 

2. 曲艺演员个体直播

 

这类直播指曲艺演员个体进行的直播行为,相对院团直播,个体直播的演员数量更多,演出的时间、内容随意性更强,直播效果差异也十分巨大,两极分化现象明显。以西安相声新势力演员玉浩为例,其依托超高人气在直播平台一直播的总粉丝数超过了166万人,212日的直播中,观众人数峰值达到315.1万人,这样庞大的观众数量是线下演出时不可想象的。与此同时,大量的普通曲艺人也活跃在各类直播平台中,单期直播观众数量差别巨大,多的有几万人,少的仅有3-5人,收入更是寥寥,随着时间的推移,当直播效果和收入都不甚理想且很难看到起色时,这些曲艺人就会逐渐失去直播动力。对大部分个体曲艺人来说,进行直播更多只是一种被动选择的权宜之计,通过笔者观察,在线下演出还没有完全放开的时期,演员个体直播的活跃度非常高,而在6-7月份,一些地方逐渐放开线下演出之后,各个平台的线上直播频次和时长都大幅下降。

 

(二)按照演员所属曲种分类

 

 1. 相声、小品、二人转演员 

 

相声、小品、二人转演员因为具有天然的互动娱乐性以及本身具备众多才艺,使得他们成为各类直播平台主动招募的对象:如325日,荔枝APP首个相声频道开业,汇聚全国各地近300名相声演员,以主播形式进行线上开箱比赛;抖音开启全民直播计划,在全国范围广泛招募相声、二人转演员开通账号进行在线直播,并提供官方认证、平台流量曝光、直播资源推荐、直播广场曝光、抖音热搜等奖励。

 

新浪早在2019327日即在新浪微博上注册名为微博相声曲艺的内部官方账号,为了响应疫情期间国家对曲艺演出事业进一步扶持的号召,微博相声曲艺推出了微博戏剧现场,通过和笑果工厂、单立人喜剧及嘻哈包袱铺、大逗相声等品牌的合作,共同打造出了线上小剧场。值得一提的是,相对于知名院团,一些不知名的曲艺社团其实很难获得大的互联网平台直播项目的邀请和推广,仅凭一己之力,很难在海量的自媒体直播演出中脱颖而出,这类院团本身知名度不足,加之没有头部优秀的互联网媒体平台进行推广,在竞争中往往处于被动地位,线上直播效果不明显。

 

2. 三书类及鼓曲唱曲类演员 

 

三书(评书、快板书、山东快书)及众多的鼓曲唱曲类演出的受众面本身更加小众,通过对各直播平台的调查我们发现,这些曲种从业者中,从事网络直播的凤毛麟角,活跃度和影响力普遍较低。像在多个直播平台同时开播的评书演员张怡、在抖音平台的评书演员隔壁老齐,这类长期每天坚持进行直播并拥有固定粉丝群体的极少,有几位陕北说书演员在快手平台活跃度较高,其观众也仅限于本地粉丝,很难在网络空间做到大范围的普及和推广。高速短平快的娱乐性需求是网络直播空间生存的不二法门,这迥异于传统线下演出的铺平垫稳,网络用户会在不同的直播间频繁切换,这极其像是一个巨大的线上撂地演出空间,曲艺演员在这里的竞争对象包罗万象,能不能获得关注、留住观众、挣得打赏,对很多曲艺演员来说是艰巨的新考验。

 

(三)按照直播内容分类

 

1. 原汁原味的曲艺演出形式

 

曲艺院团的直播内容,通常选择这类传统直播内容,原汁原味把线下演出在线上进行还原。如天津谦祥益与天津北方演艺集团合作,在后者的直播平台上,嫁接入演员的剧场演出。这类内容其观感等同于观看电视直播,要达到好的观感体验,对直播技术手段、画面设计、镜头语言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般的民间团体和个体从业者很难实现,并且在泛娱乐化的网络空间,传统的曲艺演出大多缺少流量明星,并不容易吸引关注,导致直播效果不尽理想,粉丝量少,打赏收入不足以支撑演出成本。这一点在包括嘻哈包袱铺、苏州一笑堂、哈哈曲艺社、沈阳鼎泰茶社的线上直播实践中,得到了印证。 

 

2. 综艺才艺展示 

 

这与大部分网络才艺主播相同,曲艺演员通过展示个人才艺吸引关注。如很多相声演员在对以往相声段子的处理上,不得不将其拆开并且碎片化成若干小包袱,展示说、学、逗、唱的基本功底,二人转演员则更是以说、唱、伴、舞、绝等看家本领吸引粉丝。 

 

3. 聊天互动 

 

这是直播平台中最为常见的一种直播内容。通过与粉丝互动交流完成直播,直播中时常和其他主播进行连麦PK。事实上,在一场直播中,与粉丝聊天互动交流往往占据大部分的时间,这里更加考验主播的话题设置、聊天技巧等。 

 

4. 带货 

 

演员直播带货这种创收的形式,在疫情期间也迅速发展,部分曲艺演员参与其中,它依托的是知名演员的流量、影响力,以及对产品销售的转化力。一些演员也走进各地扶贫攻坚的带货直播间,依靠自身影响力助力当地扶贫脱贫工作。

 

 

3、曲艺线上直播模式存在问题及解决途径

 

(一)目前曲艺直播存在的问题

 

1. 目前大多数的曲艺从业者对新媒体线上操作和运用还不是很熟悉、很熟练,很多合作方式还在探索试水之中。一些直播方式也较为传统,还没有发挥曲艺演员的优长和特点,更难以短期内形成稳定的营利模式。 


2. 大部分从事线上直播的演员收入以观众打赏为主,知名度高的小品、相声、二人转演员,因为粉丝量大,往往更容易获得收益,一些小曲种、低知名度,特别是传统鼓曲唱曲类演员则较难在短期内通过线上取得收入。 


3. 随着疫情风险等级的下降,一些地区逐步放开了线下演出,一些直播效果本就不佳的演员,逐步放弃了线上直播。传统曲艺行业过多依赖线下演出,营利模式单一,易受不可抗力影响。
 

(二)曲艺线上直播路径探索


此次疫情期间,较多线上模式的探索进一步加快了互联网+曲艺的步伐,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些营利的方向与可能性。但是,线下演出向线上转移如果单纯进行生硬的嫁接,还不足以实现收益。互联网曲艺与小剧场曲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从线下到线上需要转换传统剧场演出思维,依靠专业的新媒体运营人才,以版权为基础,打造独特的IP资源,把曲艺演员的技艺、创意,与互联网思维模式、与企业的需求有机结合,转换成更多线上的产品和服务,逐步形成线下为主、线上为辅的营收格局,逐步探索多元经营的可能性,实现科学可持续的盈利。这恐怕需要传统曲艺界引入更多的线上智慧!

 

注释:

张小卫、胡玉强、炜熠 :《新冠肺炎疫情对当下曲艺演出经营实体影响调查分析》,《曲艺》, 2020年第5期。

 

来源:曲艺杂志融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