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2017 北京演出行业协会 Beijing Trade Association for Performances                                                                                                                              技术支持: 中企动力

友情链接:

文化专刊

期刊详情

深度解析丨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怎样才算真正看懂?

只要舞者的动作对观众的感官刺激出了某种反应,即可认为自己“看懂了”。

 

成就经典的四个因素

 

研究芭蕾艺术三十余年的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长欧建平认为,《天鹅湖》之所以百年不衰,得益于以下几点:

 

一是浪漫的爱情题材。《天鹅湖》的故事取材于德国民间童话,当时欧洲民间爱情故事大多是“仙凡之恋”,但不少讲述“仙凡之恋”的芭蕾舞剧都以悲剧告终,而《天鹅湖》中白天鹅奥吉塔公主与王子却冲破黑天鹅与恶魔的阻挠,有情人终成眷属,如此大团圆结局颇受观众喜爱。

 

二是轻盈飘逸的审美。“轻盈飘逸”是人们对芭蕾的第一印象,但早期的芭蕾舞却并不像人们今天看到的那样,舞者们的身材并没有那么修长,动作也远不如现在那般轻、高、快、稳,它更像是贵族们在宫廷宴会上的业余性质的表演。

 

从1832年的芭蕾舞剧《仙女》开始,芭蕾舞演员们才穿上了现在人们熟悉的白裙与脚尖鞋。而《天鹅湖》中白天鹅奥吉塔轻盈飘逸的舞姿、超凡脱俗的气质,将人们对芭蕾的审美演绎到了某种极致。

 

三是高难度的动作。《天鹅湖》中最著名的舞段“白天鹅双人舞”“四小天鹅舞”“四大天鹅舞”“天鹅大群舞”,标志着芭蕾艺术在19世纪末取得的最高成就。

 

在“黑天鹅双人舞”中,舞者需要一口气完成32个“挥鞭转”,即一条腿一直像鞭子似的挥动,身体则有规律地在另一腿的支撑下旋转,这段舞蹈征服了无数观众。既有抒情,又有炫技,是《天鹅湖》迷人的又一大原因。

 

四是经典的音乐。著名的俄罗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作曲的三大舞剧《天鹅湖》《睡美人》和《胡桃夹子》都是芭蕾舞历史上的经典。

 

在正式投入《天鹅湖》的写作之前,柴可夫斯基曾十分用功地精心钻研芭蕾舞剧音乐,还去剧院观摩演出,观察演员的表演特点。然而他的作品却并没有得到莫斯科大剧院编导的青睐,他们认为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太“交响乐化”了。

 

1877年《天鹅湖》首演,柴可夫斯基的音乐被改编,加上编舞和布景等原因,《天鹅湖》的首演并不成功。

 

1895年,马林斯基剧院的两位编导重新改编了《天鹅湖》,他们在尊重柴可夫斯基原作的基础上进行了一系列调整。这一版《天鹅湖》成了日后的经典。

 

脑洞打开的男版“天鹅湖”

 

欧建平说,在为数不多的改编版本中,最著名的就是英国的“男版天鹅湖”。

 

由马修·伯恩编导的男版《天鹅湖》尽管沿用了柴可夫斯基的音乐,但故事情节与舞蹈动作却截然不同,全剧讲述了一位一心要摆脱母后束缚的王子寻找自我的故事。

 

观众看到的不再是熟悉的蓬蓬裙,取而代之的是上身赤裸的男性舞者,他们腰线之下仅着装饰丝质绒毛的裤子,质感就像真正的天鹅羽毛。

 

马修·伯恩在受访时曾经说:“天鹅是一种野生而强悍的动物,翅膀与男性的肌肉组织非常相像,充满张力与魅力,我为男舞者更能表现出天鹅的力量感。”

 

为了还原天鹅的野性,舞蹈特意调整了动作的幅度与速度,甚至还融合了华尔兹、探戈、斗牛等多种舞蹈元素。男演员即使做与原版相同的动作,也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美感。他们时而优雅温柔时而却暴烈凶狠,让人不由联想起希区柯克的电影《群鸟》。

 

人们熟悉的“四小天鹅”经典片段从原本轻盈俏皮的舞步变得步态蹒跚,举止滑稽。

 

欧建平记得,2012年他曾在纽约看过男版《天鹅湖》,剧院里笑声不断,但戏谑的片段终究只是点缀,一个孤独、懦弱的灵魂寻求自我认同的悲剧结局深深震撼了他。

 

怎样才算看懂芭蕾舞

 

在欧建平看来,芭蕾是用整个身体去传情达意的“动作艺术”,而不是用文字语言去讲故事的戏剧或小说。

 

从舞蹈的接受理论来说,只要舞者的动作对观众的感官刺激出了某种反应,无论这种反应强弱,即可认为观众已“看懂了”舞者的动作,并不是一定要用文字或口头语言表述出来,才能证明自己看懂了。

 

欧建平说,古典芭蕾和现代芭蕾有着各自不同的美学追求。欣赏古典芭蕾,主要看点是芭蕾舞演员舞姿的轻、高、快、稳,他们跳的是能力,是技术,是流畅。

 

现代芭蕾则不同,求跳出观念,跳出思想与个性。因而节目单上通常不会有太多的文字介绍,编导们往往不愿让有限的文字语言制约了观众对芭蕾舞的无限遐想。

 

芭蕾舞不只《天鹅湖》

 

乌克兰哈尔科夫国家剧院芭蕾舞团携《舞姬》来华,票房成绩超过了《天鹅湖》。多年来,《天鹅湖》在中国似乎是演出票房的保证。欧建平认为,普通观众可以把《天鹅湖》视作迈入芭蕾艺术世界的大门,推开这扇门,还有许多佳作值得欣赏。

 

首演于1877年的《舞姬》比《天鹅湖》历史更悠久,是俄罗斯古典芭蕾最辉煌时期的代表作之一。这部芭蕾舞界堪称难度最大的芭蕾舞剧,其复杂的戏剧性与难度极高的舞蹈技巧,极其考验一个芭蕾舞团的整体实力。

 

俄罗斯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首度在上海献演《舞姬》时,距离演出还有一个半月,三场演出票就全部售罄。乌克兰哈尔科夫国家剧院芭蕾舞团携《舞姬》再度上演时,票房成绩甚至超过了《天鹅湖》。

 

除了《舞姬》之外,《仙女》《吉塞尔》《葛蓓莉娅》《睡美人》《胡桃夹子》等也是十分经典的古典芭蕾舞剧,而在现代芭蕾中,《罗密欧与朱丽叶》《仲夏夜之梦》等也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