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2017 北京演出行业协会 Beijing Trade Association for Performances                                                                                                                              技术支持: 中企动力

友情链接:

文化专刊

期刊详情

能获得托尼奖提名的舞美设计都长什么样?

  正在百老汇上演的音乐剧《娜塔莎、皮埃尔和1812年的大彗星》(Natasha, Pierre & The Great Comet of 1812)、《战妆》(War Paint)、《土拨鼠之日》(Groundhog Day)以及《你好,多莉!》(Hello, Dolly!)获得了今年托尼奖最佳音乐剧舞美设计奖的提名。在舞美设计师们的妙手下,舞台时而是豪华晚餐俱乐部,时而又变成了乡村饲料店。今天就一起来聊聊这些创意无限的舞美设计背后的故事吧!

 

一、罗伯·霍威尔(Rob Howell)《土拔鼠之日》

    

  罗伯·霍威尔设计的《土拔鼠之日》舞台效果图

  你的设计灵感来源是什么?

  大概两年前,我去过旁托苏尼(音乐剧故事发生地点),那是一次有趣的旅行。我希望能找到一些有帮助的材料,比如当地特产之类,但实际上那里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放在舞台上讲故事的东西。我所收获的是那里有一种温暖社区的感觉。你没法把它拍下来,你只能感觉到这种氛围。我稍微有点尴尬,因为我以为这肯定没法帮到我的设计。但事实证明,这实际上成为了我们最终设计的依据。

  你最骄傲的一处设计是什么?

  我有我喜欢和不喜欢的地方。观众对一些设计的反应令我感到惊讶,而他们对另一些设计的无动于衷也让我惊讶。这是一个特别幸福的难题。这不仅仅关乎罗伯的想法,这关乎罗伯与蒂姆·明钦、马修·瓦丘斯(Matthew Warchus)的想法相碰撞。如果它有效,便能带来一场暴风雨般的完美体验,如果没有,那就只是几滴击不起水花的小雨滴。这就是为什么大型音乐剧是可怕的。它涉及到许多不同的领域,都在相互相撞。这就是每个人都试图追求的——绝对完美的结果。

  有什么隐藏在布景中,观众可能不会注意到的东西吗?

  天啊,我发现自己不怎么会玩啊!(笑)我尝试过——只要可能的话——在所有图像中添加一个太阳和雪花的标志。这是潜移默化的设计,不会太吸引注意,但它们可以帮助你潜意识地察觉到,在天气方面,始终都有对立的感觉。如果你仔细看,在每一个图像中都能找到它们。?

  《土拔鼠之日》的布景中,悬挂的框架拼贴画以不同的目的多次出现在演出中,能谈谈这个吗?

  我们这部剧有一些过去年代的感觉,但仍然是现代。电视屏幕上的天气播报员一般会站天气图前面。而我想要更抽象和超现实的设计,我不想在舞台上放一台电视机,这很无聊。所以我把电视屏幕挂在框架上。

 

二、戴维·科里斯(David Korins)《战妆》

    

  戴维·科里斯设计的《战妆》场景效果图

  你的设计灵感来源是什么?

  显然,这些女士和她们所创造和统治的世界都代表着精致生活、颓废一代和商业化。而灵感来自许多照片,以及数以吨计的研究。

  我试图弄清楚她们的生活方式:什么真正定义了她们的世界,以及什么区别了她们的世界。所以我的工作实际上是试图非常清楚地界定每一位女士的美学。

  当然,伊丽莎白·雅顿是品牌与营销方面的高手,而海伦娜·鲁宾斯坦则是一名科学家和艺术收藏家,因此她们的风格和美学是非常不同的。

  然后尝试找到一种巨大、全面的戏剧隐喻方式,可以贯穿整个节目。我们使用那些艺术性的黑色面板和巨大的、由瓶子组成的瓶壁围绕着整个舞台,这代表着这部剧所探讨的主要问题——即“我们到底是让女人更自由,还是在帮助奴役她们?”这些瓶子围绕着她们来代表这两位令人难以置信的行业巨头所创造的商业帝国,以及她们为事业所放弃的事物。

  你最骄傲的一处设计是什么?

  这是一秒钟都不会静止的演出。大概总共要出现70或80个场景,这大概是我见过最复杂的布景。这真的是一个工程难题,依靠全体技术组成员的努力才成功实现。

  我也很为瓶子墙感到自豪。这显然需要巨大的工作量,但它作为一个真正的情感晴雨表,很好地配合了音乐剧的叙事。它可以变成任何颜色。这归功于我们的灯光设计师肯尼·波斯纳(Kenny Posner),最终效果非常非常地美丽。

  有什么隐藏在布景中,观众可能不会注意到的东西吗(比如说致敬)?

  1800多个瓶子每一个都有专属的标签设计。我们设计了标签轮廓然后移除它们,因此瓶子上只有标签的剪影。

  佩蒂·卢伯恩(Patti LuPone)的曲目《永远美丽》(Forever Beautiful)中会有十三幅非常著名的海伦娜·鲁宾斯坦的画像出现(都是由著名艺术家,比如毕加索,创作)。我们将每一副画都做了技术处理,把五官替换成佩蒂·卢伯恩的。

  创造伊丽莎白·雅顿和赫莲娜·鲁宾斯坦两人相类似、但又令人难以置信地迥异的世界的过程是怎样的?

  这是设计师的梦想,也是最糟糕的噩梦。我们的剧从30年代开始,一直进行到60年代。我们不仅必须定义世界,还必须找到一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展变化的方式。

  这部剧有两个主角和两个完整的世界,布景很多时候都要承担起告诉观众我们在哪里的作用。通常,两个世界以分屏的方式出现,因此我们必须准确地告诉观众我们在哪里。这个故事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戏剧和建筑细节,所以这是一个惊人的挑战。

 

三、 米米·连(Mimi Lien)《娜塔莎、皮埃尔和1812年的大彗星》

     

  米米·连设计的《大彗星》舞台示意图

  你的设计灵感来源是什么?

  当Dave Malloy开始写作的时候,他创造出了一个每个人都在一起的完美环境。他在研究莫斯科时,我们聊起了他在莫斯科的经历。他当时迷路了,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穿过几条小巷,他进入了一个叫作玛格丽特咖啡厅的酒吧,里面挤满了快活的人。这是我们最终设计的催化剂。?

  你最骄傲的一处设计是什么?

  我得说说《大彗星》的吊灯,最后彗星到来时,最大的吊灯出现在场景中。这绝对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它在演出的每一个版本都有所改进。

  我们第一次制作时,最大的枝形吊灯直径是四英尺,现在它是房间里最小的吊灯,我们最大的吊灯直径是14英尺。做一个这么大的吊灯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为了加强它,我不得不添加一些结构件,这些零件最终在视觉上使吊灯更为夺目。

  有什么隐藏在布景中,观众可能不会注意到的东西吗(比如说致敬)?

  这些画作是隐藏彩蛋的好地方。我们并非在一个具体时代的俄罗斯——所有的画作都是俄罗斯艺术家创作的,但他们来自不同的时代。

  墙上有一张照片,实际上是在莫斯科天主大教堂内的猫咪骚乱。当你从远处看时,它几乎像一幅宗教绘画,但是当你近距离观察,你可以看到,这个乐队戴着他们的猫咪防暴面具。这是我最喜欢的彩蛋。

  是什么启发你设计了冷灰色的大厅、豪华金红主题色剧院,这种鲜明的对比?

  我们一直有这样一个想法,观众在到达剧院内部之前就已经对剧目有了初步的接触,我也想突出外在和内在的对比,因为这部剧的第一句就是“外面正在进行战争”,所以我希望观众在亲身在空间上体验这种差别。

 

四、 桑图·洛奎斯托(Santo Loquasto)《你好,多莉!》

     

  Bette Midler和David Hyde

  你的设计灵感来源是什么?

  灵感来自于19世纪80年代末的纽约。即使经历了内战,仍然存在着一种天真感。我深入研究了这一时期的报纸和雕塑、插画以及奥利弗·史密斯(Oliver Smith)的雕刻品。所以,这一时代精神和风格在设计中的运用,比这部剧真正的时代背景还要多。

  你最骄傲的一处设计是什么?

  虽然摩尼亚花园花了很多钱,但是干草饲料店更让我感到十分满意。它很好地支持了这一场景中的舞蹈动作,而且具有它独特的魅力——我们一定比其他剧组有更多的乡村场景。

  有什么隐藏在布景中,观众可能不会注意到的东西吗?

  在第二幕开场曲中,时代广场一个剧院的入口遮檐上写着“玫瑰”,这实际上是当时一部正在演出的话剧的标题简写。我没特地告诉其他人,不过有人发现了,并通过电子邮件问我。

  本文部分翻译自Playbill网站文章"Behind the Scenic Designs of This Year’s Tony-Nominated Musicals"作者JOE GAMBINO

  http://www.playbill.com/article/behind-the-scenic-designs-of-this-years-tony-nominated-musicals